是个老流氓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TMAW

Chapter.10

亚瑟的车在夜色中驶离城区。两人一路无言,亚瑟不开口问,阿尔弗雷德倒暗自松口气。毕竟自己在圣诞节之前被赶出来并不是什么光彩事。

英国人的房子在市郊。虽不是什么庞大的别墅,但已经称得上体面。有工作时他会选择在市中心的公寓凑合,但工作结束之后,还是这里更有休假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透过玻璃看到灯火通明的房子,不确定道:“你家里还有人?”左边驾驶座的人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我家人今年来陪我过圣诞节。放心,他们不会多问的。”亚瑟一边停车一边如是说道。

阿尔弗雷德徒劳地张了张嘴,也没能憋出什么反驳的话。

他跟着英国人一起将后备箱里杂七杂八的东西搬进了对方的家里。亚瑟刚一开门,就有一位中年女人迎了上来。阿尔弗雷德猜测那是柯克兰的母亲。

“哦!”柯克兰夫人轻轻发出一声惊呼,“你带了朋友回来吗,亚瑟?”

“这是琼斯,妈妈。”亚瑟介绍着,老柯克兰先生也循声走了过来。

“您叫我阿尔弗雷德就行。”美国男孩点头打着招呼。当他彬彬有礼的时候,他就可以成为一个女性杀手——尤其是对于大妈这个年龄阶段。

兴许是从他眨巴着的蓝色眼睛里读取出了天真无邪,也可能是被他的学生打扮和极富欺骗性的黑框眼镜所蒙蔽,总之柯克兰夫人的母爱之魂已经被完美地激发出来了。她对于阿尔弗雷德需要借住这件事情没有一点异议。

老柯克兰先生对这些事情一向很少过问,因此倒真如亚瑟所说,整个过程十分顺利。

“斯科特去哪了?”亚瑟将风衣挂起来,随口问着。

“在阁楼。他在找挂彩灯用的梯子。”老柯克兰先生正将亚瑟采购回来的东西分类,朝楼梯的方向抬抬下巴。

亚瑟找到红发的兄长时对方正在试图一手拎梯子一手拿工具箱地挤出阁楼那扇逼仄的门。他无奈上前接过工具箱,而阿尔弗雷德则自觉地帮忙抬起了梯子的另一端。

“哟,还带朋友回来了?”斯科特用腾开的手取下嘴里的烟蒂,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着这个于平安夜前夕造访的年轻人,琢磨着自家弟弟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号朋友。

“斯科特,亚瑟的哥哥。”用不着亚瑟介绍,他率先打了招呼。

“阿尔弗雷德·琼斯。您好。”

“琼斯需要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亚瑟解释道,一边注意着斯科特的反应。闻言,对方挑了挑眉毛,漏出微微讶异的神情。

“圣诞节也在这里过吗?”

阿尔弗雷德点头,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解释才不会显得可疑。

“哦。”斯科特应道,他意味不明地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梯子我自己来,两个人抬反而不方便。”

“……”

这下就连亚瑟也愣住了。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干脆,连原因也不多问。

斯科特已经搬着梯子一阶一阶地下楼去了,两人也跟着下楼。

阿尔弗雷德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房子的布置,一边回味着刚刚对方看自己的那一眼。那个角度亚瑟可能没有注意到,可自己却是看得清清楚楚。说真的那眼神可着实算不上友好,可他一时也找不到词语来形容,像是警告、审视。

他被柯克兰夫人招呼着喝了一杯泡了棉花糖的热可可。坐在沙发上捧着杯子暖手的感觉有点令人恍惚,整个人都暖呼呼的,积攒了一天的疲惫感后知后觉般慢慢从毛孔里溢出来。

亚瑟的房子完美地体现出了主人高级婚礼策划师和英国人的身份。非常有设计感,也非常“英国”。

他瞥见旁边的一个印有英国国旗的抱枕,他发现好像他认识的所有英国人家里都会有这么一个抱枕。英国人总是急于告诉全世界他们高贵的国籍。他这么腹诽着,全然忘了其实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的事实。

“我烤了一些小甜饼,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吧。”柯克兰夫人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甜点的香气也跟着一起飘进阿尔弗雷德的鼻子。

当然不介意!!事实上我已经饿了一整天了!阿尔弗雷德在心里这么尖叫着,这时候在表面故作镇定已经不可能了。他不带丝毫犹豫就接受了对方的好意。好在他这个举动取悦了这位夫人,她表示自己还做了很多。

一大盘甜饼被五个人消灭殆尽,阿尔终于从舌尖的甜味里品出圣诞的味道。随后他自告奋勇跟柯克兰一家一起装饰房子。攀着梯子去装彩灯之类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做,因此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

另一边,正在摆弄圣诞树的亚瑟被他的哥哥拉了过去。

斯科特随便找了一个没人的房间,是亚瑟的书房。他拉开椅子坐下来,重新点了一根烟。

“那小子是什么人?”

亚瑟就知道对方没那么简单就被糊弄过去,但说来也奇怪,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人领回家了。

“客户的伴郎,和我也算是朋友。今天和他爸闹矛盾了,自己在天桥上蹲了一晚上。”顿了顿,接下来的话他自己都觉得难为情,但他还是继续艰难地说道:“我看着挺可怜的,就领回来了。”

果不其然,斯科特叼烟的嘴角明显地抽了抽。“琼斯?他爸是乔治·琼斯?”能当亚瑟客户伴郎的估计也只有这种身份了。

亚瑟点点头,现在被人问起之后才愈发觉得自己的行为真是草率得不可思议,无地自容到憋红了半张脸。

“我靠,你还真是什么人都敢往家里领啊!”他听到斯科特这么说着,语气欠揍极了。他非常想先掐死对方再掐死自己以泻羞愤之情,于是也掏出一根烟试图平复心情。

一时间,兄弟两个人互相沉默着抽起了烟。

“小子,你别想瞒我,那个姓琼斯的到底是你什么人?”斯科特拿烟在烟灰缸边缘磕了磕,神情凶恶,颇有一副如果对方不说实话就要严刑逼供的架势。

“朋友。”亚瑟实话实说,语气同样不善,俨然吃软不吃硬。

“你当我脑子跟坚果一样大吗!”斯科特气急败坏,“你除非是脑袋进水了才会带一个普通朋友回家过圣诞节!”

亚瑟被噎得够呛,事实上他也觉得自己是疯了。

见他不回答,斯科特眯起眼睛:“亚瑟·柯克兰,你是不是找了个男朋友?”

亚瑟:???????

如果说刚刚想要掐死对方只是夸张形容,那他现在就是的的确确想要掐死自己的这位哥哥了。

“我看你的脑子的确只有坚果那么大!”他竭尽自己所能地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我是直的谢谢,亲爱的哥哥!”

“那你怎么解释把人带回来过圣诞节?”

“我说过了他跟他父亲吵架了没地方去!”

“哈,我之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乐于助人?”

亚瑟终于忍无可忍,愤愤然扭身就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刚好被爬上房顶固定彩灯的阿尔弗雷德叫住。

“亚瑟,帮忙看一下有没有歪?”

他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之后抬头帮对方确认。

阿尔弗雷德的脸被灯光映得五彩斑斓,此刻对方笑得有些傻气。打量了一番之后亚瑟皱眉,“你怎么连外套都不穿?”

“穿着外套不太方便。”阿尔弗雷德顺着梯子爬下来,转身要进门洗手,却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亚瑟叹口气,一脸我就知道这样的无奈表情。“不介意的话我先找一件我的衣服给你吧。”

阿尔弗雷德洗过手之后乖乖跟着英国人上了楼。亚瑟的房间被打理的很整洁,是一种偏暖的灰色调,房间里有淡淡的木质熏香味,不过阿尔弗雷德没能闻出来是什么味道。总之,是个让人觉得很舒服的房间。

亚瑟放任对方打量自己房间的举动,自顾自拉开衣柜。深色的木质衣柜里放眼望去全是挂得整整齐齐的西装。想要从为数不多的便服里找到一件适合对方穿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番挑挑拣拣之后,阿尔弗雷德身上多了一件厚厚的羽绒外套。

“还不错,就是袖子有点短,肩膀有点紧。”阿尔弗雷德拉上拉链,闻到一股熟悉的男士香水味。亚瑟貌似很喜欢这个味道,有点潮湿的,好像带着水汽的味道,混着草木香。

“亚瑟!这些榭寄生要挂在哪里?”斯科特在楼下喊人。

“我现在就下去。”亚瑟喊了回去,说着就往楼下走。阿尔弗雷德紧随其后,视线和楼下的红发男人交汇时,他感觉自己要被生生盯出两个洞。他不解地挑眉,压着声音凑近亚瑟询问:“我做了什么惹你哥哥生气的事了?他一直在瞪我。” 

亚瑟看见斯科特因为阿尔弗雷德这个类似咬耳朵的动作蹩紧了眉头,险些一个趔趄。

“没事,他并没有恶意。” 

他的哥哥肯定是又误会什么了。                                                                        

TBC.
七夕快乐!!!

评论(5)
热度(56)

© 清明子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