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老流氓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TMAW

Chapter.04
      阿尔弗雷德原本没想来的。他一边灌了自己一嘴奶泡一边这么想。可惜他亲爱的父亲并不允许他开车,这就导致他不得不顶着严寒步行回公寓取自己的钱包。
      但是当他路过咖啡厅看见熟悉的车牌号时,一切煎熬就宣布结束了。他如愿地透过落地窗看见了自己的好伙计并顺理成章地让对方请自己喝了一杯热咖啡。
      对面的两个人腻歪得让人牙疼,美/国小伙不禁开始好奇如果自己把丹尼那些见不得人的蠢事全都抖给玛丽安听一听会是个什么效果。当然他没有那么做,毕竟他还指望着让丹尼载自己回公寓呢。
      他们在婚礼安排的活动上讨论着,阿尔弗雷德一边装作很认真地听着一边构思写了一半的论文。身边的策划师听口音是个英/国人,好吧,当他看到对方杯子里的红茶就大约能猜出来了。说实话来这家咖啡厅还偏要点红茶真的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正如他所料,亚瑟的茶已经快凉了,但他并没有要继续喝它的意思。
      “阿尔,你让我有一种你只是单纯地来让我请你喝咖啡的错觉。”丹尼抱怨阿尔弗雷德的不专心。被戳穿了的阿尔弗雷德没有一丝愧疚感,他咧嘴笑了笑:“不,事实上我是在等你们聊完然后捎我一程。”
      丹尼翻了个白眼想着自己迟早要被气死。
      之后阿尔弗雷德倒是老老实实地听了起来,偶尔提出的建议还颇具建设性作用,这倒是令亚瑟另眼相看了。
      事实上自从阿尔弗雷德来了之后亚瑟就一直有种莫名的不自在。好面子的天性作祟,他对这个一见面就嘲讽了自己的小子真是提不起好感,他不能保证像对待其他客户及其亲友那样有着百分百的耐心。想到这里,亚瑟的目光不由自主向旁边移了移。
      身边的叫做琼斯的家伙,脸上还带着些许属于年轻人的稚气,浓金色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但主人似乎并没有理一理的意思。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其右手上因写字磨出来的薄茧,更显示了其学生的身份。
      亚瑟不免自嘲一番,也是,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至于吗?
      临走前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对亚瑟进行了较为礼貌性的道别。
      亚瑟没想到自己那么快就有一次见到这个姓琼斯的自己客户的伴郎。
      当英/国人对着金发的美/国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无辜地耸了耸肩,一旁的玛丽安则给出了解释:“阿尔来陪我挑婚纱。”说着,她又把另一位同伴推到亚瑟面前,“这是我的伴娘,黛拉·安德森,也是陪我来的。”
      被推上前的棕发女孩只得不好意思地笑笑“柯克兰先生,您好。”
      “您好,安德森小姐。”亚瑟冲对方礼貌地点头微笑。
      玛丽安坚持婚纱的款式要对丹尼保密,以制造出其不意的效果。对此,亚瑟给予了对方充分的尊重。
      阿尔弗雷德其实是被强行拉过来的。玛丽安声称对他这种标准的直男的审美很有信心,但阿尔弗雷德其实并不想来。他不理解为什么自己作为伴郎也要被拉上凑热闹,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讨厌寒冷。
      四个人的挑选婚纱之行就这么启程,途径一家饮品店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实在是被冻得忍无可忍,于是自掏腰包点了四份热饮。
      当亚瑟接到老板递来的一杯红茶时,他略微惊讶地看了一眼捧着咖啡暖手的美/国人。
      对方察觉到了亚瑟的目光,便径自解释着:“想起来你是英/国人就买红茶了,不喜欢?”他说话的时候哈出了一团团小小的白雾,向上飘着拂过那副黑框眼镜。亚瑟看了看那双平静的蓝色眼睛,不知怎的什么想说的话都没有了,便微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谢谢。
      其实这么看来,阿尔弗雷德人的确不错。收回目光时,柯克兰如是想着。
       玛丽安挑婚纱的过程并不算顺利,亚瑟早就建议过,像玛丽安这种需要的婚纱类型比较特殊,本身经济条件又允许的情况下,最好选择定做。但玛丽安却坚决要来租一件婚纱穿。
      “买回来的能穿很多次,租回来的就不一样了,我可只为他穿这一次!”玛丽安这么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可爱。
      亚瑟哑然失笑,不知道应该羡慕还是同情那位新郎。
      正如亚瑟所料,符合要求的婚纱并不好找。四人逛了一上午仍是一无所获,倒是感情熟络了很多。
午饭时间,从各种意义上都身心俱疲的四人就近找了一家餐厅安顿了下来。
      亚瑟揉了揉眉心,这样下去效率过低,而根据他昨天联系的几个店主的回复显示,符合要求的款式并不多。而今天上午已经排除了三家。
      这么想着,亚瑟趁着午饭还没上,掏出手机与其他店主沟通。
      直到一个男人在他们桌旁站定。
      “黛拉?”对方不确定的语气里暗含惊喜。
      被叫到名字的美国女孩显然僵了一下,而这个男人也引起了餐桌上其他人的注意。亚瑟感觉到男人对自己和阿尔弗雷德扫视的目光带有明显的敌意。
      这就有意思了。
      清楚地明白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的亚瑟挑了挑眉,正了正坐姿。
      情感调解,这是婚礼策划师的必修课。对于客户及其亲属的情感纠纷,策划师需要具备一定的调解能力。听起来就像是家庭调解员。
      “没想到能在这碰到你……”黑发的年轻男人抓了抓头发试图掩饰自己的紧张,他兜兜转转,说了不少废话,最后终于点明主旨:“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或者明天也可以。”像是担心对方会拒绝,他又补充道:“就一顿饭,我不要求别的。”
      典型的低情商。
      “安德烈,我在跟我的朋友们吃饭,稍后我会发信息回复你的好吗?”
      可怜的小伙子,被拒绝了。
      而对方的表情却明显灿烂了许多。“好,抱歉打扰了。”
      将人打发走了之后黛拉的表情就明显垮了下来。
      “安德烈那小子还没放弃啊?”玛丽安打趣道。
      “别提了,现在我拒绝他都会觉得愧疚。”
      “你就不准备找个男友?”
      “我不想太草率。”黛拉耸耸肩。
      看来自己没有帮忙的必要了,正好服务生将他们的午餐送了过来,亚瑟便收起心思拿起了刀叉。
      下午的时候总算是找到了两套满意的,亚瑟便拍下了照片留给玛丽安作参考。他坐在婚纱店的沙发上,累得站起来都费劲。一阵阵隐隐约约的头晕更让他恨不得就着沙发躺下。
      想来是低血糖又犯了,他取出随身携带的一支葡萄糖囫囵灌了进去。
      “你还好吗?”坐在亚瑟一旁的阿尔弗雷德注意到这边英/国人毫无血色的嘴唇,“你脸色不太好。”
      “谢谢,我没事。低血糖,老毛病了。”亚瑟摇了摇头,注意到更衣室的门被推开,便又起身迎了上去。
阿尔弗雷德看着对方起身后轻微摇晃的步子,鬼使神差地觉得自己需要帮帮忙。
      他不情不愿地走出开着暖风的婚纱店,凭着记忆沿着人行道走着。
      十分钟后,阿尔弗雷德低着头与一只抱着自己腿不撒手的金毛对视,金毛的口水蹭到了他的牛仔裤上。
      阿尔:……
      后面有着明显肥胖综合征的店员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开始努力把一人一狗分开。
      “非常抱歉非常抱歉!”球形的店员牵着终于从阿尔弗雷德身上扒下来的狗连声道歉。
      “我还没来得及拴住它它就火箭一样地冲出来了,没伤着您吧?”店员拉开了箍住脖子的拉链以防止自己窒息。
      阿尔弗雷德瞅了瞅不远处的宠物领养中心,刚刚店员就是从那里跑过来的。
      “这家伙我要了。”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而那位球形的店员在瞪大眼睛之后又把脖子上的拉链向下扯了扯。
      半个小时后,阿尔弗雷德终于回到了婚纱店。
      “你去哪了阿尔?”玛丽安假装气势汹汹地叉着腰。
      “去给柯克兰买了一杯蜂蜜水。”他把温热的杯子塞进亚瑟手里,“嗯……以及去宠物领养中心办了个手续。”
      美/国人湛蓝的眼睛里透着坚毅:“我和hero一见钟情了。”
      “和谁??”玛丽安满是不可置信。
      “hero,他是我见过最酷的狗!”
TBC.
ps:蜂蜜水对低血糖有缓解作用
夭寿啦,阿尔一见钟情的对象竟是……??!!咳咳,抱歉拖了这么久才更,以后不会啦!

评论(6)
热度(73)

© 清明子鹤 | Powered by LOFTER